青春草在线_青青操在线视频_青青视频在线_青青视频在线观看


与邻居少妇的疯狂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ydy007.com

在线娱乐平台,官方直营,大额无忧。点击进入

写在前面:本故事纯属虚拟现实,如有雷同纯属抄袭。本文摘另外一篇文章整理后分享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西西出品,必属精品!
  毕业那年,去了A市的一家央企市场部职员。
公司很大,下属还有两家上市公司,但本质上其实就是个皮包公司,不过是技术皮包这在业内也不是秘密。我所认为的技术皮包,是指有资质有业绩有技术,甚至资金也充足唯独没有自己的工厂。拿到合同之后,分包出去,让协作厂家根据图纸生产,最后打上我们的标签出厂。公司前两年新介入了一块业务,这一块的业务量不大,都是让南京一家企业生产的。
  于是我第二年元旦就又回到了B市,驻厂监造。三月份,领导安排了我独自去云南谈个小项目。在以前这么小的项目,公司是不会去人的,逼格高嘛。我是小家伙,为这样的小项目出去一下不算丢人。我从小看起来就比较成熟,也没有人怀疑我刚毕业,所以很顺利吃下这个项目。
  那几年年经济形势很好,我后来也做了好几个项目,有大有小最主要是竞争也小,运气又很好,有种出手就有的感觉。但是大环境好也有好的烦恼,我们的分包厂家自己其他的业务也上来得很快,有时候生产跟不上了。还有就是以前直接把价格压死给他们,他们不知道合同价,倒也没什么现在我们经常从他们那里提出大额的钱出来,结果是他们从我们这里赚得变多了他们的心态反而有点问题了。我还得不时的拍他们马屁,给点好处,在他们那儿我这个甲方代表做得有点儿憋屈。
  后来我提议另外再发展一家合作单位,提议通过了。我吃够了受制于人的苦,决定再也不能用过去的模式了。第三年年底来到无锡跟范总沟通了一下,范总技术出身,活儿干得挺精细销售搞不好,还略有些好大喜功,厂房大设备多产值小,这比较符合我们的期望。他们在市里有套200平米的写字楼闲置在那里,一直也没人去也没高兴租出去,说免费给我用,我就以表弟的身份证注册了个公司在那儿。
  公司把合同直接跟我自己的公司签,然后我再跟范总的公司签,这样一点纠纷都不会有。我也不愿占这点便宜,付了5万的租金,虽然少了点,总归是这么个意思规范一些。但写字楼再大也不能住宿啊,夜里一个人都没有太阴森了,而且工厂在郊区往来不便。范总人很好,觉得收了我的租金有点不好意思,就在工厂附近的镇上给我租了一套房离工厂不远,4层的老商品房120平米三室一厅,我就住顶楼。
  就在第四年,年轻的我揣着梦想,揣着200多万,带着司机加助理小陈开着那辆二手奥迪A6意气风发的来到了无锡。有必要介绍一下小陈,我觉得对面的漂亮姐姐最早应该是惦记上小陈的。因为小陈比我年轻,比我高,比我开朗,最主要,他比我帅,哈哈。小陈原来是南京厂家的司机,我刚买车的时候自己还没拿到驾照,小陈帮我开,他学历不高,但人很机灵。我来无锡需要一个司机(逼格嘛,不能低),小陈就跟我过来了。南京那边我打了个招呼,也无所谓。
  我第一天都还没到镇上住就出差了,一个礼拜才回来。回来后小陈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我,对门住的是美女,很美的那种。我笑笑,也没有在意。后来几天,也一直没有见到对门的美女,她老公倒是经常见到,35岁左右的样子光头纹身金链子,呵呵,典型的坏人打扮。我还跟小陈开玩笑,不能勾搭对门女的,小心人家老公找麻烦。
  我是带着合同来的,所以一来就有事情做,小陈每天去工厂跟他们的员工一起上下班。我是每天去看一下,半个小时就可以了。回来过了好几天,吃过饭了,一点钟左右,我在客厅里听到对面开门声,想起小陈说的美女我把门打开看了一下。真的是美女哎,一头拉直的长发,紧身的绿色羊绒衫,胸前鼓鼓的高跟鞋,薄薄的黑色裤子,屁股好翘,瓜子脸大眼睛,很白,说不出的风流媚态,看上去只有25岁左右。我一下子就动心了,欲望强烈。
  但是,我不擅长搭讪,脸皮也嫩。恋爱谈过几次,勾搭生过孩子的人妻,以前没做过,甚至没想过。一时间有点焦躁不安。每天做的同一件事情就是中午听到声音把门打开看一眼。几天后觉得不对劲,每次她门一响我就开门,太明显了。我每天12点多就把门打开,坐在客厅喝茶抽烟,等她开门。她基本每天都很规律,就是接近一点出门。每天都换一套衣服,每天都那么漂亮,每天都让我吞咽口水。后来就是这样我也有点不好意思,贼还没做,就心虚了。我买了个自动洗衣机,12点准时开始洗衣服,她每次下楼的时候我都在过道
晾衣服,这样就合常理了。我们住的是那种一楼是沿街店面的房子,屋子里没有阳台,两户之间的楼梯中间有个小阳台(三楼半)拉了根绳子,可以挂衣服。
  这样我还是没有鼓起勇气跟她搭讪,有一点小小的进步,她下楼的时候我会微笑点头算打个招呼。第一次打招呼的时候,她也微笑了一下,那种美丽,让我很有点激动不怕人笑话,真觉得有点发晕。最遗憾的是,她的衣服从来都不拿出来晾,都是晾家里,要知道那时候我多么想看看她的小内裤。没多少天,我又出差了。等我出差回来,事情有了神转折。
  大概是五月底的样子,天气已经比较热了,只要在家我都把门窗打开了通风,睡觉的时候才关。最主要,我想看看她,运气好的话一天就可以见到她两次。我回来后第三天晚上快九点了,我半躺着看书,客厅里传来女人的声音。我抬头一看,对门的美女身上就裹了件大毛巾,头发湿漉漉的明显刚洗完澡来问我们借针线!小陈住我隔壁,说没有。我在那一瞬间竟然蒙了,很奇怪,那一刻并没有产生欲望,而是脑袋死机了木然的摇头,连没有两个字都没说。
  在后来的一段日子里,我无数次的痛恨自己当时的怯懦与不成熟。她的这次到来,我觉得她是个生活作风不太严谨的人,觉得有了机会。另一方面,也有了危机感,觉得她是冲着小陈来的。虽然后来我们在一起的那段岁月里,我也问过她,她一直没承认可我至今都是这样认为的。如果她跟小陈搞上了,我觉得自己就不太好下手了。可我确实很想搞她。小陈还是很招女孩喜欢的,来无锡这么短时间,就又有女朋友了。但他不敢往我们屋子里带,就有时候住她女朋友那儿。那女孩是跟朋友合租的乡下民房,条件比较艰苦,还喊我去吃过两次饭。都是挺老实的好孩子。我就帮他们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在我隔壁小区,500一月,刚好把小陈打发出来。
  没过多久,就证明了我的这个决定正确无比。一楼是店面,一个楼梯有六户人家,二楼的两户都是住的老人家。三楼有一户常年没人,也没租出去。我楼下住的一家三口,老公供电局上班,老婆是财务,大我十岁我叫她迟姐。迟姐结婚生子早,女儿叫梅梅已经高一,寄宿,但离得很近有时夜里回来。本来是很幸福的一家,可是老公迷上了赌博,欠了一屁股的债工作也不要了,躲出去了。
  本来进楼梯的大门一直是敞开的,用石头卡住,从来不锁。可是自从迟姐老公逃了,就经常有人夜里来三楼堵门。迟姐每天晚上回来就会把楼梯大门关上,特地跟楼上楼下打招呼,让他们随
身带大门药匙还有外人按门禁不要开。
  那天晚上,从上海吃过晚饭回来夜里快十点了,还飘着一点点小雨。看到对面的女人穿着睡衣孤零零的站在铁门口,原来没带药匙。我是带了药匙的,但这次学聪明了,我装着没带药匙。我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个谎言,我说:「哎呀,门关了我也没带药匙。」
  她说:「我就下来送个东西的,什么都没带。」
  我暗乐了一下,当然看见你什么都没带了,都能看出胸罩都没穿。夜里估计是没人进来了,因为就我们五家,两户老人家早就睡了,迟姐打死不会开门的,然后就是我跟她了。我本来想跟她聊聊的,气氛有些不对,就没闲聊。我发了信息给小陈,让他20分钟再过来。然后当她的面给小陈打电话,让他送药匙。因为飘雨了,那天夜里也有点凉了,我看到她有点哆嗦。我跟她讲20分钟能进屋子,建议她去我车子里坐会儿。
  她说:「你去吧,我没事儿。」
  我就到车里拿了把伞,还拿了件衬衫,我把伞打开交给她,然后把衬衫披在她肩上。她身体一僵,我是手有点抖,心跳得厉害。她轻声说了下谢谢。
  我勇敢的把左手继续搭她肩上,右手接过伞,轻轻搂着她,紧张的看着她,她紧张的打量四周,没有反抗。我心下暗喜,她家里肯定没人,难道幸福这么快就来了?我心跳得厉害,想把手放下去搂住她的腰没敢。我头朝她那边转,轻轻嗅她的发香,她头轻微的侧了一下,我又没敢造次。
 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小陈来了,我假装接过药匙,他朝我挤挤眼睛,我一脸无辜的装作茫然。就在我纠结要不要牵她的手上楼的时候,她飞快的跑了上楼,我知道今天是没戏了。她家的灯亮着,门开着,她站在门口,手里拿着我的衬衫。我接过了衬衫,也不知道说什么合适,感觉说什么都不合适,就挥了挥手,说了句晚安。
  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:「嗯,晚安。还有,谢谢!」然后转身进屋。我有强烈的拉住她的欲望,可我战胜不了我的腼腆,也回屋了。
 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,虽然看上去我们连手都没牵过,甚至话也没说几句,但我已经看到希望了,胜利在向我招手。我第二天跟迟姐讲了之后,迟姐在铁门的顶端隐蔽位置放了一把公用药匙。因为她有个坏习惯,就是晚上经常会把门开着不带药匙下楼,经常要么去拿一下东西,要么去送一下东西。而且大多时候穿着睡袍下去,我需要这样一个机会,一有这机会就必须拿下,因为她老公像这样出去好长时间不在家的机会并不多,我也知道急不来,耐心守候。
  第三天还是快十点了,我等到了这样的机会。她又开着门到楼下,我掐准时间把她家大门带上了,迅速冲进浴室,脱光洗澡。有两个用意,第一,证明不是我关的,排除嫌疑。第二,我可以只围着浴巾出来,让她直观感受一下强壮程度。我不太会勾搭人妻,只有用这最朴素的方式。
  我的大门一直是虚掩着的,果然,没多久工夫我就听到了连续敲门声音,我故意急急忙忙围着浴巾,探出头来了,只见她穿了条丝质的粉红色短睡裙,太性感了,我瞬间感觉要勃起了,拼命咬住嘴唇,差点嘴唇都咬破了,用疼痛来抑制勃起,不然就尴尬了,但是人妻的魅力不是我这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能抵挡的,二弟还是抬头了。
  她很无语的告诉我:「我悲剧了,进不去了。」并指了指她家门。
  我问她:「你老公呢?」
  她说:「出差了,要过好几天才回的,公公婆婆那里又没药匙。」她孩子上小学了,都是公公婆婆带,我到那天才知道她叫叶丽娜。
  她说:「怎么办?」
  我假装为难,略想下说:「要不你今晚住我这里吧,反正还有个房间,你睡我房间我睡客房,白天我帮你找人开锁?」
  她有点为难:「这样方便吗?还睡你房间。」
  我继续建议:「我房间干净些,把新床单被套跟你换一下就可以了。」
  她当时也是没辙有点迷糊的答应了,第一步成功。我也故意急急忙忙的把门拉开并让开身把她请入屋内,她一进来发现我的囧样,脸上马上微红,迅速右手掩嘴以免自己发出惊讶声。我当然是顺着她的目光,继续把两人的目光集中在被顶得老高的浴巾,故作尴尬道:「刚才在洗澡……!」
  她急忙摆手:「没事,没事,没事,是我打扰了!」
  「谢谢理解啊!」随后我让她先坐沙发上看电视,给她泡好茶,中间我们还一番推脱,最终当然是我胜利发挥主人权力,男人的魅力有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担当!
  独自进房整理房间,不一会,房间整理好,我把围巾换下,直接不穿内裤,就套了条宽松的沙滩裤和清凉外衣出来,顶高的小帐篷是那么的欲盖弥彰。
  见到我出来,我明显感觉到她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关键部位,只是她很快就把那种媚眼含丝的目光掩盖下来,面露难色:「我明天怎么出去呀,穿成这样很不方便的。」她示意身上穿的睡裙。
  我想了下:「我直接喊开锁的就行了,开了就可以进去了,实在不行明天帮你买好衣服,穿整齐了再说也行啊!」
  她考虑了下,点头也同意了我的提议。随后我们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打发时间,各怀心事的聊总是容易起劲的,刚开始紧张尴尬的气氛渐渐融化,在我有目的的引导下,变成轻松暧昧的环境了,我故开玩笑:「你老公经常出差,你一个人在家穿这么少都不害怕吗,就不怕被人惦记着呀?」。
  她听到我这多种意思的话,脸色马上更红润了,看聊下去的架势不对,忙岔开话题:「快12点了,已经很晚了,先睡觉吧。」说完慌乱起身准备进房。
  时机这么成熟,到嘴的鸭当然不能让它肥了,这样我是不同意的,从沙发起身抓住她的手一拉,「嗯啊!」她一声惊呼,两人几乎同时跌倒在沙发上,我中间调整姿势,她直接被我用力坐在我怀里。现在我们的姿势是我虚躺坐在沙发上,她轻坐在我右腿上,我左手扶着她,右手看似想扶稳她搭在她小腹旁!
  她挣扎着说:「不行啊,你要干嘛呀?」
  我左手继续抓住她的肩膀,防止她挣开,右手顺势在她小腹和腿上轻抚,我知道这时要是直接入主题成功几率很大,只是以后就恐怕难了。我在她耳边吹了口气:「从一开始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,你可以让我吻一下再睡觉吗?」
  大概是她身体很敏感,也许心里也是有想法,或者我之前的铺垫起了作用,再被我这样猛攻一下,她本来紧绷的身体突然的一软,脸色更红,同时的感觉到她的体温急速上升,挣扎的力气明显小了:「你别这样,你这样我害怕!」
  这话就是火上浇油了,我继续用力把她煲紧,右手直接放在她小肚那,手感已经告诉我她穿的是低腰内裤,我耍起无赖:「你不给我吻一下,我就不放手了。」
  她无奈的风情万种白了我一眼:「你不许得寸进尺,吻是不行了最多让你亲一下。」
  嘿嘿,基本得手!我急忙回答:「好!」,就急吼吼的去亲她耳朵,她耳朵很敏感,瞬间红到似火烧,忙躲开,急道:「谁让你亲耳朵的?」
  我当然是继续耍赖了,说:「你又没说不可以亲耳朵,你打断我了,重来」。
  她慌了,锤了下我:「你已经亲过了,你流氓,耍赖!」
  她当然是不让了,我是豁出去了,凑了过去,她拼命躲,结果成了我把她扑在沙发上的姿势,她只好认输了:「好了好了,最多给你亲一下嘴。」我大喜过望,深情的凝望她那已经春色满帘的眼神,轻轻的把嘴巴贴上她的小嘴凑过去。她是知道接下来的剧情,或喜或忧地轻轻闭上眼睛。
  入嘴感觉到她的嘴唇是干裂的感觉,但是当我亲上后那一刹,马上从她嘴里冒出甘冽的分泌,我们贴上的双嘴马上变成湿湿糯糯的。我刚想把舌头伸出来时,她用丁香小舌迅速的舔了一下我的嘴唇,趁我不备迅速起身逃回房间里,把门拉上想把我关门外。
  我哪里还会客气呀,紧跟上推开门,喘着粗气,抱住她的头,狠狠的吻下去,把舌头探去,她咬紧牙关不让我得逞。我一把撩起她的睡裙,左手往后狠狠抓住了她的右臀捏了下,右手往上游,触手柔软的感觉上面是早已因情动而高耸的蓓蕾,
  「嗯嘤!」被我抓住要害,猛烈的刺激让她迷头转向,突然用力推了推我,迅速把小嘴解放开来,喃喃着:「啊…,不行,嗯…,不行,不能这样…,快停下…!」
  她欲拒欲还的动作和魅惑的呻吟更是刺激了我的兽性,右手不满足的从胸部游了下来,触碰到内裤继续往里面朝下探去,越过了一座森林后,我的手指滑进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好去处,入手感觉好多水啊,手背都被内裤搞得全湿了,我心下大定,她已经动到不能动的情了。
  她感觉到我的坏动作,本来抱着我的双手马上往下回防,拼命想把我的手拉出来,似哭似泣着对我说:「你放过我吧,啊…,不行…,我求你了,放过我吧…,啊…,那里不行!」
  我更加欲火焚身了,最主要的是,今天这情况如果放过,那就再没有以后了。
我用力压她在墙上,在她反抗中猛把那条湿湿的小内裤扒下来,右手更加卖力挑逗她的外阴,拇指压在她的阴蒂不断研磨,中指往缝里一压,顺利找到洞口,温柔的把手指探进去。
  她「啊!」的一声惊叫,手指已经进入半截,她虽然已经湿透了,但是我没想到生过孩子的少妇洞真的很窄小,我当时也没想是什么原因,不断进出,把她的淫水不断带出来,沿着大腿往下滴。
  被我攻占最后阵地,这时她已经不反抗了,反而我应该的是她的索求。这次是她主动把两张嘴唇贴上,再次把小舌伸出来,交缠上我的舌头:「嗯…嗯…嗯…!」
  反而我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了,情动的女人不能抵挡的,第一次个美好的体验,长夜漫漫,有的是时间,可以慢慢来。就像做功课,要认真,有耐心。
  我的双手忽快忽慢不断在她身上游走,刺激着她的敏感点。她也是不甘示弱,用力抓紧我后背把我往她压过去,并且艰难通过我俩身体间紧压的缝隙穿过往我要害攻过去。感到她的所求,我用力把她的双腿抬起,她心神领会地用她的大长腿缠上我的腰。我边以这个姿势继续保持前戏,边抱着她往床走过去。 我们俩加起来的体重马上的把床压得吱吱响,好像也受不了我们这弥漫的淫荡气息。我们迅速的把对方身上的衣服脱下,这时的我们已经是赤裸相对了。
  我有如野兽眼神,不断的在她的身上来回审视,仿佛眼前是早已被潜伏很久的猎物;雄壮的身躯就这样立在猎物身前,像百兽之王般宣誓身下是自己的主权;身下的武器早已饥渴难耐,不痛饮淫水誓不罢休。
  她那早被春情满泄的眼光是温柔的荡漾的,潮红的身体不断透露出无限春光,高耸的胸部上的蓓蕾如成熟的果实等待良人采摘,黑森林下潺潺的山泉如化作洪流不断滋润身下土地。
  此情此景,我狂猛压了过去,腰力一送,把利剑往前一递,在水里仿佛入滋润很久的嫩泥马上让开通道,顺利找到底下洞口,瞬间被四周的嫩肉包围得我轻呼一声,再往里轻轻一挤,突然的有点困难。洞口真是太小了,刚才手指进去都会觉得箍得紧紧的。她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,我都觉得很不科学。还有就是我太兴奋了,龟头涨得比往常要大,造成了更加困难。这个情况我也遇到过,需要润滑嘛,体液的性能达不到标准,换油就可以了,我马上又把武器提出来,再往她阴道口轻轻一送。多次抽送下,武器不断被淫水滋润,到最后我终于缓慢而坚决的插进去了,直达花心,感觉武器又湿又紧又暖和。
  「啊…!」几乎同时,两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  也许觉得自己太淫荡; ,她闭上眼睛并把头侧到一边不去看我,见状我上身贴上去了,她头侧着,我刚好亲吻她敏感的耳朵,往她耳朵里吹着热气。她躲闪着,把头转过来了,我抱住她的头开始接吻,她抱住我的背,开始热烈的回应我。
  我不紧不慢的抽插着好一会儿,觉得开始顺畅了,起身把她两条修长匀称雪白的腿抗到肩膀上,一捅到底!
  「嗯……!」她一声闷哼,手从两腿中间用力抵住我的小腹,不让我插到底。她的阴道较短,我刚才插到底的时候明显感觉她的子宫口被我顶得退后挺多,真是舒爽。我放慢了节奏,缩小了行程,她舒缓下来了。我温柔的与她十指相扣,把她两只手压到她肩两侧,她两条腿还在我的肩上。
  我突然猛烈的冲击,她喊起来了:「不要!」但是她除了把头拼命的左右摇摆,其他部位已经无法反抗了,手扣得我很紧,我持续着进行猛烈的冲击。
  她的脸跟脖子迅速的变红了,开始叫唤:「啊……,不行,嗯……,我…我…喘…喘…喘不过…气来了,我要…死了,哦……!」
  然后发不出声音,抬起的头重重的落下去了,阴道内部开始痉挛。她高潮了,她这么快就高潮了我挺有成就感的。
  强忍想射精的狂按,我决定还要再给她一次高潮我才撤退,我让她侧着身子,一条腿伸直,我跨坐在上面,另一条腿搁在我肩膀上,开搞!我快速冲击的时候,右手拇指揉她的阴蒂,她立马受不了了,两只手都来用力的拉我的右手,越是这样我越是用力的揉她的阴蒂,我看得出,她身上又发红了,一面讨饶一面叫声也越来越大了。
  身体蜷起来了,又在用压抑的声音喊:「嗯……我不行了,啊…再用力点…!」
  于是我一方面阴茎在横冲直撞,右手拇指跟食指捏住她的阴蒂,左手往上不断抚摸她的胸部,刺激着乳头。
  这次她浑身都在痉挛了,已经控制不住音量了,用哭泣的声音在喊着:「啊…啊…不…不行…不行了…啊…真的…不行了…要来了…啊…啊……!」
  在这多重刺激下,她再一次泄了出来,我也再忍不住,瞬间射出了存了好多天的货了。真是快活,酣畅淋漓!
  高潮下的我们身上都是汗,也顾不了了。我抱住她,把她翻过来让她趴我身上,轻轻问她:「舒服吗?」
  叶子轻轻点头说:「刚才我感觉快死了一样,我从来不知道做爱会有这样的感觉,真是太疯狂了。」
  我就这样抱住她好一会儿,然后去放了一下洗澡水,又半躺在床上,抱着她不说话,温馨的享受这会春情弥漫的气氛!
  等水放得差不多了,我把她抱到浴缸里。说实话,我自己走路都有点打晃,幸亏她很轻,不然还真抱不动了。男人要坚强,再累也不说!
  洗好澡,我抱着她,又硬了。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:「天呐!你不会吧?」
  我嘿嘿一笑:「我要干得你明天起不了床。」
  她说:「我都已经明天起不了床了。」
  我把她搂下了一些,她明白了我的意思,吐出丁香小舌舔弄我的乳头,多么优秀的床伴啊。欲火大炙,提枪上马。
  这次没有很容易也进去了,快感来得很快,5分钟就射了。她都没反应过来我就缴枪了。哈哈,开始进入正常的自己爽就行不顾别人死活的常规模式了。
  两个人都太累了,灯都没关就睡着了。我中途醒来的时候叶子还沉睡着。我用手机偷偷的拍了她几张裸照跟局部特写,我发现她真的太美了,就是留个纪念。也许等年纪大了不能勃起的时候也许看看还能振作个一次半次的呢。
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八点,闹铃响才睁眼的了。看着怀中的美人,我爱不释手,怎么干都不够。我打个电话给小陈,发了短信给他尺码,让他开车去商场买件连衣裙,再去内
衣店买两套胸罩跟内裤。这可有点难为小伙子了,但没办法,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员工。
  事情交代好了,我准备办正事儿了。我把早就硬邦邦的家伙往里面塞,还没用力呢,叶子就喊疼,嘶嘶的吸口冷气,表情是真痛苦。
  我很疑惑,她低头一看,打了我一拳:「都怪你,已经肿了。」
  我仔细看了一下,好像是这么回事儿,不严重。但我硬着好难受啊,我建议尝试一下69。其实我口交是出不来的,而且也并不很喜欢口活儿。
  但我需要她的态度,态度大于一切。我喜欢看她没有底限的迎合我的样子,这让我很舒服。内心里我也希望哪天可以说服她,让我拍一下她帮我口交的视频。
  她真的帮我口了,非常生疏,一点都不舒服。但心里很痛快。这就是一个人妻的堕落过程啊。我不仅亲眼验证了,还是我一手开发的。在后来的两年中,我跟叶子做爱无数次。
  包括后来我跟老婆结婚8年时间里,也抵不上跟叶子那两年的次数。从性生活的和谐程度上来说,我就跟叶子是最合拍的,以后更不可能有人能超越她了。
  老天爷不经意的就会跟人开个很大的玩笑,我是个专一的男人,从十四起就喜欢十七八岁的少女,一直到25岁。初尝了叶子的味道,沉迷不可自拔,我觉得自己内心失去了忠贞,我开始喜欢人妻更甚少女。
  我再看迟姐的时候才发现了过去忽略了的美丽。迟姐不是如叶子般的惊艳,但端庄,温婉,很耐看,浑身透着干净的气息。我可耻的对迟姐也有了想法。但我还是那个腼腆的青年,没有行动,只是朦胧的好感。缘分不可强求,可一旦来了你也拦不住。
  那么预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!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ydy007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ydy007.com